• 中国共产党的故事:山西省委的实践——风清气正奋发有为 2019-06-24
  • 聚焦行业痛点 广东机器人产业链创新增速 2019-06-23
  • 你读过的教科书没有给你讲过共产主义,所以你也不知道共产主义社会的核心内容是什么。[微笑][微笑] 2019-06-20
  • 侯晓春会见岳剑利一行 2019-06-05
  • 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 看电影听音乐不是梦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-行情资讯 2019-06-05
  • 以专业认证推进落实管办评分离改革 2019-05-26
  • 候选企业:内蒙古民丰种业有限公司 2019-05-26
  • 泼皮无赖风水神,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————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——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? 2019-05-26
  • 杰森·斯坦森:《巨齿鲨》水下拍摄难度大 2019-05-21
  • 传媒视线:流量岂可高于价值 自媒体不能丧良知 2019-05-21
  • 蔡英文这句话让台民众怒喷:病的不轻得医! 2019-05-20
  • C罗身材真棒,他就站在我身旁! 2019-05-19
  • “三个90周年”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-05-19
  • 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LOGO征集选用公告 2019-04-27
  • 佛教故事:大慈悲!为救野鸡 不惜割舍自己耳朵 2019-04-27
  •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> 修真小说 > 书剑逍遥录 > 第十章 潜龙在渊
        “柳思思!”雪寒江惊喜的叫出声来。

        柳思思笑嘻嘻的坐下,向一旁池万仞打了个招呼:“池学兄好呀?!?br />
        池万仞笑道:“没想到柳学妹居然认识我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池学兄你在这届学生之中名气可不小?!绷妓即友┖汤锬霉桓雎房辛艘豢谒档?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笑着谦虚道:“哪里,哪里?!?br />
        柳思思见雪寒江在一旁傻笑,也不说话,不由有些气恼,说道:“雪寒江,没想到你那么晚才来,让我等了好久?!?br />
        雪寒江倒是有点莫名其妙,苦笑道:“我也不晓得我能有机会来这里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赢叔叔说了,虞师叔留在南源县城,养伤不过是托词,其实他主要是为了观察你是否有心性资质加入我们书山学海?!绷妓冀馐鸵幌?,然后对雪寒江做了个鬼脸:“没想到你那么笨,那么久才得到虞师叔的认可?!?br />
        雪寒江一愣,这才恍然大悟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其实倒不是虞不器不认可雪寒江,只是雪寒江身世凄苦,又不会认字。书山学海中不乏名门望族子弟,他们不仅基础好,天资也多有不凡。若是立马将雪寒江带回,怕是不利于其成长。

        “你呀,迟入门了两年多,现在怎么能跟得上讲学进度呢?”柳思思有些为寒江发愁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笑了笑,说道:“ 只有更加用功,加倍努力试试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寒江学弟说的不错,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?!背赝蜇鸪圃薜?。

        柳思思听他这话倒也不错,也不好反驳,知道自己也帮不了寒江,只好又咬了一大口馒头。

        “柳学妹,你学舍的学姐们呢?”池万仞想到柳思思独自一人,心生好奇,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柳思思把馒头咽了下去,才无奈道:“我们学舍人可不比你们,好些房间空着呢。我入门也是运气不好,其他房间人数都满了,偏偏就多了我一个,所以就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可就有些孤单了?!背赝蜇鹛镜?。

        “还好啦。就是没人说话无聊了点?!绷妓嫉挂膊皇翘乇鹪谝?。

        三人吃过早饭,就一起去学堂了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虽然是第一次去书山学海的学堂,看到学堂顿生出一股亲切之感。

        “这学堂倒是和县城里的差不多?!焙睦锵胱疟愀懦赝蜇鸷土妓甲吡私?。

        外面看起来虽然不大,但是里面却是不小。现在还未到讲学的时辰,讲学的先生也不在,所以里面的同学都各自说着话,好不热闹。

        “池同学,来这里?!敝患父錾倌暾猿赝蜇鹫惺?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一见那几个少年,对雪寒江二人露出抱歉神色,便去在那边坐下了。

        柳思思和雪寒江面面相觑,只得在后面找了空位置,各自坐下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仔细读着手中的那本《书部入门》,对于里面各种关于阵法符箓的基础内容,做了一些初步了解,但对于后面更加高深一些的,就不太看的懂了。连问了柳思思好几个问题,柳思思都很轻易地告诉了他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可是从小被爹娘逼着学这些的?!绷妓枷肫鹉暧资北槐谱叛暗牟彝淳?,不由得有些心生苦意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一个相貌普通的女讲师便走了进来,学堂内顿时安静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今日我

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      要讲的是隐匿阵法......”

        不多时,雪寒江脸便一片茫然,讲师所说内容,仿佛在听天书一般,让他实在是毫无办法。转头望去,柳思思却是听得入神。这让雪寒江更是暗下决心,一定要勤奋学习,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讲学结束,一头雾水的雪寒江和一脸意犹未尽的柳思思走出了学堂,池万仞也打着哈欠跟在后面。

        “寒江学弟怎么样?”池万仞问道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实在是听不太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慢慢来吧?!背赝蜇鹋牧伺暮绨虬参康?。

        柳思思若有所思,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三人在饭堂吃过午饭后,便分开回了学舍。

        乘着午休这段时间,雪寒江赶紧向池万仞请教了不少关于阵法符箓的问题,虽然还是很多地方不明白,但总算有了点眉目。

        “寒江学弟,劳逸结合,张弛有道?!背赝蜇鸫蛄烁龉?,提醒寒江道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点了点头,放下书,上床打坐练起了清心正气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见状,只得摇摇头,上床午睡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下午的讲学,雪寒江依旧听不大懂,但是总归是好了些,至少明白了布阵需要用到材料,以及需要汇聚灵气。

        到了晚上,雪寒江在仔细读了明日要学的《数部入门》后,打了一套五禽戏然后入定修炼清心正气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见雪寒江如此用功,心中也是暗暗赞叹。只是他现在练习清心正气到了凝气的瓶颈,这可是水墨的功夫,强求不得。只得练习了几个简单咒术,便闷头睡觉了。

    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雪寒江听到脑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脸上一喜,连忙结束运功,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池万仞,便偷偷出了学舍,来到了学舍不远处的小树林。

        “寒江。在这里可还过得惯?”虞不器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,笑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虞先生,在这里过得惯?!毖┖ψ畔蛴莶黄餍欣竦?。

        虞不器看着雪寒江,问道:“你今日在学堂听先生讲学,感觉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雪寒江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道:“实在是听不太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入学迟了太多,现在听先生讲学确实是很难明白的?!庇莶黄魈玖艘豢谄?,从袖中拿出一本《数部入门》递给寒江,说道:“此书上面有我做的注解,相信可以让你学起来轻松一些。明日有空你好好看一下,有不懂之处,明晚你来此地问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雪寒江接过书,感激道:“多谢虞先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事切记不要说出去,以免引来非议?!庇莶黄髦龈赖?。
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,虞先生?!毖┖刂氐牡懔说阃?。

        虞不器问道:“见过思思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见过了,现在我们约好一起去学堂听讲呢?!毖┖卮鸬?。

        虞不器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上次五禽戏好像只教你了虎戏,今日就教你鹿戏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鹿戏者,四肢距地,引项反顾,左三右二,左右伸脚,伸缩亦三亦二也?!?br />
        第二日,再去学堂听讲时,雪寒江专心研究着虞先生书本上详细的注解,此注解由深入浅,浅显易懂,让完全不通机关易数的寒江慢慢的入了门。

        晚上,虞不器又将寒江关于的疑问一一解答,又给了他一本《乐部入门》,还教了他五禽戏熊戏。

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      此时雪寒江通过修炼以及五禽戏辅助,已将书卷气彻底变成了清心正气,虽然不似刚开始如同小虫一般,但是目前也就像是一条小蛇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也问过虞先生清心正气该如何壮大,虞先生只是让他不可操之过急,这清心正气会随着他所学越多、修炼越多而逐渐增长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四天,雪寒江白天和柳思思、池万仞去学堂听讲师讲学,晚上有虞先生解惑、赠书、传法。他几乎把所有可以用上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学习之上,这让池万仞都惊叹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寒江,我给你的这六本书上注解要好好研读,五禽戏你也全部学会,明天我就不再过来了。我近来我已感受到修为有所进益,恐怕是要闭关一段时日,以后就要看你自己努力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想起虞不器昨日的话,雪寒江读书更加用心了,他希望等到虞先生闭关出来,通过自己努力能给他一个惊喜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此时已经睡着,突然,门被推开,两个身上脏兮兮的人走了进来,看见雪寒江一愣,再看向池万仞,其中个子高大些的喊道:“万仞,快起来了。我们回来了!”

        池万仞睡梦中听到这个声音,猛地从床上坐起,看到二人,先是一愣,随即放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哪里来的两个小乞丐呀?”

        两人相视苦笑,不由叹起气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二位,莫非就是我们房间另外两位学兄?”雪寒江好奇的看向二人,小心问道。

        池万仞只觉得肚子都笑痛了,指着二人中高个些的说道:“这个是赵金龙?!?br />
        又指着另外一个人说道:“这个是长孙青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见过金龙学兄,青云学兄?!毖┖鹕硇欣竦?。

        “这位是前几日入学的雪寒江学弟?!背赝蜇鹣蚨私樯艿?。

        赵金龙和长孙青云这才恍然大悟,连忙回礼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?”池万仞看着二人凄惨模样,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长孙青云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唉!这农部那些灵兽,实在是太难伺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看你们俩还打不打架了!”池万仞忽闻到二人身上传来的一股臭味,捏着鼻子,嫌弃道:“你们俩赶紧去冲个澡,一股怪味,熏死人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此时才觉得身上瘙痒难耐,连忙去衣柜里取出衣服,奔澡堂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寒江学弟,别看这两个家伙和人打架,但是人都挺好的,就是有些冲动,尤其是赵金龙,就是驴脾气,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?!背赝蜇鸲院档?。

        雪寒江倒是对二人没有什么恶感,反而觉得这两人倒也挺有趣。

        待到二人洗完澡归来,寒江这才看清二人长相。

        赵金龙国字脸,长得倒是有些严肃。长孙青云长得倒是比较秀气,有点男生女相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这澡洗的舒服!”赵金龙感慨道。

        长孙青云想起在农部的遭遇,也是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要去学堂啦?!背赝蜇鸲远怂档溃骸澳忝橇礁隼潞眉柑旃?,可得好好补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嘿嘿笑了两声,拿了书,和池万仞、雪寒江一起出了门。

        学舍七号房四人终于第一次齐聚,只是多年之后,四人再聚之时,是否会记得今日的场景呢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  • 中国共产党的故事:山西省委的实践——风清气正奋发有为 2019-06-24
  • 聚焦行业痛点 广东机器人产业链创新增速 2019-06-23
  • 你读过的教科书没有给你讲过共产主义,所以你也不知道共产主义社会的核心内容是什么。[微笑][微笑] 2019-06-20
  • 侯晓春会见岳剑利一行 2019-06-05
  • 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 看电影听音乐不是梦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-行情资讯 2019-06-05
  • 以专业认证推进落实管办评分离改革 2019-05-26
  • 候选企业:内蒙古民丰种业有限公司 2019-05-26
  • 泼皮无赖风水神,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————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——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? 2019-05-26
  • 杰森·斯坦森:《巨齿鲨》水下拍摄难度大 2019-05-21
  • 传媒视线:流量岂可高于价值 自媒体不能丧良知 2019-05-21
  • 蔡英文这句话让台民众怒喷:病的不轻得医! 2019-05-20
  • C罗身材真棒,他就站在我身旁! 2019-05-19
  • “三个90周年”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-05-19
  • 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LOGO征集选用公告 2019-04-27
  • 佛教故事:大慈悲!为救野鸡 不惜割舍自己耳朵 2019-04-27